首頁 > 姓名大全

當代取名的八大誤區

當前社會姓名學興起,人人都爭相取一個好名字,以期子女將來有一個好的命運,隨之而起的就是一些姓名取名的方法,然而正因為這些方法的興起,常常讓人走入了取名誤區。這里不是說那些方法不對,而是說那些方法概括得很多,但實際使用中,人們取名時卻沒有想象的那么全面,常常側重于某一點某一條,因而不知不覺的走入了某些取名誤區,這里就概括了當今時代取名時最容易走進的八大誤區。

timg (2)

誤區一:重五格筆劃數理,輕音、形、義

五格筆劃數理起名法是傳播較廣的流派,它是以漢字筆劃數為核心或基礎,來推演姓名吉兇,當前社會上許多起名師就是以此為依據起名的。其實,這種方法缺乏科學性,與實踐也有偏差。首先,從五格筆劃數理姓名學的淵源來看,它是由日本傳來的。雖說日本文字起源于漢字,但經過千百年來的各自發展,中國漢字與日本文字已大相徑庭,差別巨大。這種把以外國文字為基礎的筆劃數理學,生搬硬套到中國漢字上是說不通的,就像把日語的語法套用在漢語上一樣滑稽可笑!其次,從漢字起源來看,筆劃數理并不代表吉兇。姓名對人生命運起作用的科學依據是人們通過感知姓名而產生的信息磁波感應。當人們聽到、見到、喊到、寫到某人的姓名時,先感知的是較直觀的具體的音、形、義等,而不是筆劃數,也不可能在瞬間感知較復雜的筆劃數。例如某人的名字為海洋,人們在喊、聽、寫、見此名字時,感知的是haiyang讀音及水字偏旁的字體和水多的含義,絕不會感知其有多少筆劃。事實勝于雄辯,用筆劃數理代表吉兇來起名,只是一些花拳繡腿而已。再次,從筆劃數理的五行和吉兇歸類來看,五格數理姓名學認為漢字筆劃數1、2為木,3、4為火,5、6為土,7、8為金,9、0為水。據說此五行歸類的依據是十天干即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的五行順序,但為什么不按地支序數呢?學易之人都明白地支是根,無根之干難以生存,何況干支間還有生克刑沖合化的關系。又為什么不按八卦序數呢?八卦序數是天地之數,是周易預測數字的依據,最有權威呀!五格數理姓名學毫無依據地把1—81數分為固定的吉數和兇數,吉數少,兇數多。起名和測名時,用兇多吉少的固定筆劃數標準來套用天下不同的人名,簡直荒唐至極!例如:周恩來總格是兇數26,外格是兇數9;李世民的人格是兇數12;孫中山的人格是兇數14,外格是兇數4,但他們卻都成為歷史的偉人。五格數理姓名學認為9和10是兇數,事實上有40多個皇帝的名字中有9和10。因此,姓名的筆劃數理對人生命運作用力不顯著,談不上兆示吉兇,以此為核心或基礎建立起來的姓名學未免是狹隘的主觀臆斷的產物。從實踐檢驗來看,數理決定名字吉兇完全是錯誤的,其今天的價值只剩下順乎街頭巷尾無知之人的民俗認同罷了。目前許多從事起名為業者仍以筆劃數理為標準論吉兇,有的甚至打著高科技的幌子,把筆劃數理運用到電腦中機械地打分評判吉兇,這簡直是當今姓名學領域中的一大禍根。

誤區二:重視獨立的音、形、義,輕視命理用神

以漢字音、形、義為核心的新派姓名學,片面強調姓名漢字的獨立預測功能,否定或輕視命理用神與姓名學的關系,在起名、改名時,不分析八字或輕視八字而胡亂取用神。我就發現在當今某新派姓命大師的著作中,有許多取錯用神的例子。北京某起名網站上標榜自己畢業于國家名牌大學的姓名設計師的起名范例中,竟然全取錯用神,簡直令人汗顏。用取錯的用神為客戶起的名字,無論其外在的音、形、義如何的好,但由于內因不好,終究不是吉名,甚至是兇名。辯證法告訴我們,具體問題要具體分析。鄧小平創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之所以能夠促進中國的騰飛,是因為他把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與中國國情相結合。我國歷史上那種不顧中國特點照搬馬克思主義理論教條的做法,其結果只能成為歷史上的滑稽笑柄。那么與國家相比,我們渺小的個人姓名更應把眾人感知相同的漢字的音、形、義與個人具體的命理相結合,這樣取出的姓名才能對有個性差異的不同的人起到趨吉避兇的作用,真正解決了為誰起名的問題。在現實生活中,有這種現象,兩個人姓名相同但富貴相差懸殊很大,其主要原因是命理不同導致用神不同,而用神不同卻用同一個姓名,結果必然是一個吉,一個不吉。所以取準命理用神是正確起名的前提和基礎,無論從漢字組合上看,外表多么吉祥的名字,如果不能體現命主用神,也不能對命運起好的促進作用,甚至招致兇禍。

誤區三:重視繁體字,輕視簡化字

當今姓名學領域,許多職業命名師在起名時,以康熙字典的繁體字為參照標準,理由是繁體字離我國古漢字更接近,漢字的原本含義更容易看得清楚。但我國漢字改革從建國以后就開始了,簡化字作為通用標準文字已使用半個多世紀了,為廣大人民所熟悉,已有很強的信息場。隨著社會日新月異的變化,簡化字除了字、詞的本義外,又產生了許多引申義,而繁體字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新中國建立以后出生的人在運用某個漢字時,除了極少數職業原因與繁體字接觸的人外,根本不知道此字的繁體是何形體。姓名對人生命運起作用的動力是信息場感應,那么按繁體字為標準設計的姓名,最直接的后果除了極少數熟悉繁體字的人外,人們看到、聽到、喊到、寫到此姓名時,感知的是簡化字信息場,發射和接受的當然也是簡化字信息。所以起名以繁體字為標準,客觀上不能正確反映主觀要求的信息,實在誤人不淺。在文字使用方面,真正的價值應該是簡化字,繁體字要堅決摒棄不用,以簡化字為標準來起名和判斷吉兇。

誤區四:命中不注重生克關系,缺啥補啥

有的孩子家長花錢請人算命起名,對方說你孩子命中五行缺少哪個要素,在名字中必須補上,于是選擇富含那個要素的五行的漢字組成名字。本希望這樣能使孩子更能健康成長,結果事與愿違,孩子使用名字以后卻疾病連連,經常得去醫院。為什么呢?問題出在算命起名者身上。一些低層次的算命起名者,面對命主虔誠的起名或改名要求,往往查八字看缺少哪種五行,就在起名時補上哪五行,這就是一部分群眾中謬傳的命中“缺啥補啥”觀點。例如:命中五行缺水,起名時要補水,用水、淼之字或含水偏旁之字。實質上命理八字五行中分為用神和忌神,用神為命中所喜,忌神為命中所忌,起名時要補符合用神之五行才是正理。如果命中所缺少的恰是忌神,則是少有的好命,必富貴長壽,百事順遂。如果用缺啥補啥的觀點,硬是把命中沒有的忌神五行補在姓名中,則是典型的無事生非,對命主不但減福甚至招禍。打個比喻,鄰家的孩子與我家的孩子相比,對方有偷拿別人東西的壞習慣,而我家孩子從來不會,難道說我家孩子缺少這種習慣,必須補上,當然不能。如果鄰家孩子學習態度認真成績好,而我家孩子缺乏這種態度,則必須通過教育補充上。這個比喻說明在缺啥時首先要看缺的是好東西或是壞東西,如果缺的是好東西,必須補上,如果缺的是壞東西,則是命主的福份,上天的造化,絕對不能再補的。我在命運預測和起名的實踐中,就碰到過一些家長按照低水平算命者的“缺啥補啥”說法,恰好把孩子命中所缺少的忌神五行補在名字中,使本來健康的身體補出病來了,三天兩頭往醫院跑,后來在我的指導下重新改名,身體便日漸好轉了。因此,按命中缺啥補啥來取姓名,是不懂裝懂的胡謅,至今仍愚弄著一部分虔誠的無知者。

誤區五:只從偏旁部首補用神,忽失整體增補

許多起名職業者在姓名中補命理用神五行時,只注重偏旁部首的補。例如,用神為火,起名時就找火字旁的字,但往往忽視從漢字音、形、義上全面的補,因為漢字的音、形、義也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所以起名時,只從偏旁部首補用神五行是不完善的。這樣取出的姓名,其信息能量比較小,達不到應有的趨吉避兇要求。

誤區六:補用神五行時,不區分輕重

起名時要補充命理用神五行是必需的,但許多命名師起名時往往千篇一律地大補用神五行,認為命中所喜的東西,多多益善才對。其實命理八字根據日干的旺弱程度和所行大運狀況,取出的用神分為強弱兩種情況。如果命理用神弱者,起名時必須大補,從偏旁部首到音、形、義等諸方面,調動所有可利用的因素對用神五行進行增補,壯大其五行能量,使弱用神變得強起來,促使命運有大的好轉。如果命理用神本身就強,起名時只需小補,調動姓名中的一半因素補用神五行即可,切不可全面大補,否則適得其反。

誤區七:胡亂聯系生肖動物喜忌

有少數起名職業者在給人起名時,聯系命主的生肖動物喜忌。例如,命主生肖屬鼠,那么名字中須含米、豆等字或含此偏旁部首之字,忌用刀、矛等字或含此偏旁部首之字,認為這樣的名字才能富貴長壽。其實,從十二生肖的淵源上看,生肖的運用與動物喜忌無關,十二生肖的選用和排列,是古代人在科技文化水平極低的情況下,為了既方便又牢固地記時和標示人的出生時間,就把生活中熟識的十二種動物的名稱運用起來。生肖為何取十二數?因為一紀十二年,一年十二月,一天十二時辰。生肖為何選此十二種?因為這十二種動物的活動特征代表不同的時間段。我國從漢代開始采用十二地支記錄一天的十二時辰,根據古人觀察周圍動物的活動規律,夜晚23—凌晨1時,老鼠最為活躍,所以為子(鼠)時辰;1—3時,牛正在反芻,所以為丑(牛)時辰;3—5時,老虎正到處游蕩覓食,最為兇猛,所以為寅(虎)時辰;5—7時,玉兔正忙,所以為卯(兔)時辰;7—9時,神龍行雨好時光,所以為辰(龍)時辰;9—11時,蛇開始活躍,所以為巳(蛇)時辰;11—13時,正是天馬行空時,所以為午(馬)時辰;13—15時,羊這時正吃草,會長得更壯,所以為未(羊)時辰;15—17時,猴子活躍起來,所以為申(猴)時辰;17—19時,夜幕降臨,雞開始歸窩,所以為酉(雞)時辰;19—21時,狗開始守夜,所以為戌(狗)時辰;21—23時,萬籟俱寂,豬正鼾睡,所以為亥(豬)時辰。以上動物在不同時間段的活動特征為古人所熟悉,所以用之記時方便易記,而與命運無關,如果非要說生肖與命運有關的話,那么天下鼠年出生的人都有老鼠特性嗎?所以起名聯系生肖動物的喜忌,實在牽強附會,是無稽之談,要堅決拋棄。

誤區八:熱衷嘩眾取寵,而脫離易理實踐

當今,創新是一個熱門話題,的確,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各行各業都涌現出了創新的熱潮,在姓名學領域也不乏創新者,推動姓名學前所未有的大發展。但值得注意的是有一部分從事起名職業者的所謂“創新理論”,既不符合易理,又沒有經過長期的、大量的實踐驗證,而是閉門造車、主觀臆斷的產物。為了標新立異,有的把簡單問題復雜化,有的把通俗問題苦澀化,有的前后矛盾,不著邊際,簡直是一鍋大雜燴,讀了給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所謂“新理論”,其“發明者”便急急忙忙地著書辦班傳播,結果使一些無辨別能力的求學者學習之后更加糊涂了。究其“創新者”動機是急功近利,因此,理論創新必須認真慎重,在中國易學界還沒有相應的監管部門,因此廣大初學者在選取哪種理論派別學習時,要認真比較鑒別,否則,誤入學術誤區,迷途知返是很難的。

以上八種誤區在目前姓名學領域仍存在一定市場,破則立,我們只有剔除不正確的東西,才能樹立正確的觀念,才能使姓名文化研究健康發展,才能用最正確的姿勢給寶寶們取一個最合適的名字。

熱門算命工具

? 福彩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